sirius_小天超过一米六

【倩女幽魂/花姑子overcross】骨女(第十一章)

里屋,陶醉边分心思听着外屋的话,边打量着屋里的刀具。除了菜刀剪刀等常用刀具,四壁上还挂着些刀剑,锋刃隐隐透出一股锐气。阿刀虽然年纪尚轻、言语先天不足,在铸造兵器方面确实有些天赋,可见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此言不虚。陶醉细看之下,生出几分欣赏。一阵风吹过屋内黑布帷幔掀起一角,他无意中撇到似有一把通体漆黑的武器放在帷幔后的兵器架上。其余的兵刃都挂着,怎么独独此物特别放置?陶醉抽出腰间竹笛挑开布帘,才看清是一把尚未开锋的刀,刀身长五尺左右,纯黑中隐隐透出红光。他伸手刚碰到刀柄,所及之处闪过红色火花,立刻把手缩了回来。这刀定不是凡品,骨女只能摄走阿刀一半魂魄的原因大概也与此刀有关,若是开刃,必然是一把神兵利器。陶醉心下了然,竹笛一挥把布帘放下。

外屋,诸葛流云听着曹少钦的话心里就不太痛快,还是耐下性子回答:“这次是妖怪设下圈套有备而来,能顺利带回阿刀就算是幸运了。昨夜与妖怪的正面接触,我发现了点线索,应该很快能查出妖怪的本体和他作恶的原因……”

曹少钦不耐烦的挥挥手:“本官可不关心有关妖怪的事,本官只想知道你何时能把妖怪消灭?”

“怎能不知前因后果就说要消灭妖怪?我早说过人妖各有其生存之道,确实是妖怪作恶也是有迹可循。何况南郭镇周围修炼的山野精怪不在少数,万一错伤无辜岂不是有损天道?”听他此言,本就压着火气的流云顿时把所谓礼貌之类的抛到了九霄云外,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什么都不想知道就一味的喊打喊杀?”

“小师傅何必激动。”曹少钦话音拖的长长的,却带着问讯的口气令人更加不快,“若是昨夜本官在场,当务之急自然是杀了那妖怪以慰那些枉死镇民的在天之灵。当然啦,小师傅若是没有这个本事与妖怪相抗那就另当别论了。或者小师傅根本不想杀了那个妖怪,要置本镇百姓性命于不顾?”

“你!”流云的一双大眼睛睁得更圆了,他气鼓鼓的瞪着一脸得意的曹少钦咬牙切齿。

阿刀听着听着也听不下去了,想冲到流云身边却被身边几个衙役拉了拉,郭捕头悄悄退到他身边劝道:“大人正是兴师问罪的时候,最烦别人打断他,你这时候冲上去不但对诸葛小师傅没有好处,你也会遭殃。”“是啊,你又说不出话,别一会儿帮了倒忙。”一旁的衙役也小声嘀咕。“小师傅身后还有玄心正宗,要是你得罪县太爷可了不得,以后可别想在南郭镇再呆下去了。”“就是,就是。”

阿刀一下默不作声,视线往里屋方向瞟了瞟。这时流云狡黠的笑了,开口接话了,满满的胸有成竹:“曹大人,你若是不信我,大可以另请高明啊。玄心正宗总坛远在长安,来来回回怕是至少要耽搁一个多月的时间,你等得起妖怪可等不起,若是期间又有无辜的居民死于非命,这罪责可还是要您来担待的。”曹少钦一时语塞,他眼珠一转,又乘热打铁,“何况您私下找我的原因不就是为了不让朝廷知道嘛,之前被您瞒过去的‘意外’可不少,要是仔细查相信您也脱不了关系,上头追究起来‘治下不力’的名头怕是跑不掉。因此,现在除了我,您又还能相信谁呢?劝大人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口舌之争上,多给我点时间,相信此案不日即可告破。”

曹少钦被诸葛流云一番话给噎住了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只得一甩袖子:“罢了,本官不和你计较,希望小师傅莫要使人失望才好。”他丢下一句“回府”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。

衙役捕快们听的一愣二愣的,立刻对流云刮目相看。“小师傅好口才!”“真厉害!”“佩服佩服。”也有替他担心的:“小师傅可是开罪县太爷了,以后要当心啊!”“小心县太爷回头要对付你了。”郭捕头临走时拍拍流云的肩,告诫道:“曹县令不是大度之人,这下他和你结下梁子了,小师傅请千万留神。”

“就算没有今天的事,他也不想给我好过,那就这样吧。”流云撇嘴一歪头,随即展开一个微笑,“谢谢各位兄弟的关心。”

未等走远,曹少钦找来以郭捕头为首的几个捕快,小声吩咐:“你们几个以后盯着诸葛流云,他有什么动静都要向我回报。”刚才那番话显然不是诸葛流云能说出来的,背后一定是有什么人在帮他,看他也没有诚心替我做事,早早防范起来也好。至于妖怪……本官天命所授,从来不怕这些邪魔外道,看他能奈我何!

几个捕快迟疑的互相望了望,最终还是领命而去。

铁匠铺内,曹县令一行刚走,陶醉就挑开布帘出来,他一脸无奈的看着流云摇摇头。

“陶兄,你太厉害了!”流云满脸兴奋的跑过来,“我按你告诉我的说,那曹少钦居然一句话都说不上来!真是痛快!”阿刀在一边望着他,目光里满是崇拜。

“现在放松还太早,对曹少钦始终不可掉以轻心。”陶醉皱眉,抽出腰间的竹笛指指面前两个“大孩子”,“你们两个也是,这一次我碰巧在帮你们解围了,下次呢?以后你们遇上他的时候更要留神,知道吗?”

敲门声响起,三人同时往门外望去,只见毛小英一身素色衣裙,捧着个大纸袋子,正把门推开一条缝往里张望。见到他们三个,微笑如同春日桃花般绽放:“太好了!你们都没事!”她指了指抱着的袋子,“我给你们带早点来了,吃吗?”

TBC

【大话西游3衍生系列小段子】武僧唐三藏

得知京哥出演唐僧,脑洞已经不知道开到什么方向去了。是我微博上放过的小段子集中地,看看这个梗我能玩多久。一些真人neta注意。

【一】

“和尚,今天本王要吃了你!”

“贫僧自东土大唐来,往西天取经去。望施主成全,莫等贫僧……”

噼里啪啦,硝烟弥漫。

“善了个哉……”三藏走出妖穴,留下一地狼藉。

等在洞外的三徒弟:“师父,怎么这么久?”

“为师超度了他们一下。”

【二】

“施主,贫僧自东土大唐来,往西天取经去。路过此地,想讨一顿斋饭……”

妖怪们:“拿去拿去都拿去,要什么给什么,只求别把我家拆了啊啊啊!”

唐三藏:“善哉善哉,我佛慈悲。施主一心向善,假以时日定能修成正果。”

沙师弟:“大师兄,我们的活儿给师父干完了,怎么办?”

【三】

“悟空,最近怎么没精打采的?”

“师父,妖怪都被您吓跑了,俺老孙觉得有点无聊。”

“原来如此,为师唱首歌给你们听吧。你→挑↗着↘担~我↗牵↘着→马……马蹄↗南去↘人~北望……”

十里之外的山头:“报告大王!听歌声就知道唐僧要来了!”

“还不赶紧把准备好的斋饭拿出来!”

【四】

三个徒弟蹲在角落画圈圈。

悟空:“妖怪都被师父吓跑了,俺老孙一点用武之地都没有!”

八戒:“师父武功比我好,力气比我大,就连吃的也比我多…”

沙僧:“每到一个地方,不是妖怪就是女施主们排队给师父送斋饭,用不着我化缘阿。”

正在给白龙马洗澡的唐三藏:“小白他们在说什么?”

【五】

八戒手持钉耙,妖洞前叫阵:“好你个大胆的妖精,识相的乖乖把公主放出来!若是还不知好歹,我就……”

一个桃核扔在他头上,孙悟空坐在不远处的枝头上:“你怎样?”

八戒回头,望着不远处席地而坐,正在和沙僧一起愉快的吃午饭的唐三藏:“……我就叫我师父来啦!”

【六】

“所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,晨练是很重要的。”一身短打的唐三藏拖着八戒的耳朵,“来来来,陪为师过几招。”

悟空和沙僧在一旁双手合十阿弥陀佛。

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,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……

一套单式练完“悟能呢?”

“师父,被你打飞了。”

【七】

 “师父,这黄袍怪可不简单,他原是天上二十八星宿中的奎木狼……”

唐三藏扳着手指数:“杀破狼1、狼牙、战狼、杀破狼2、第五个,就快集齐七匹狼召唤神龙了!这妖怪现在在何处?为师去会会他!”

“师父……您穿越了吧?”

【八】

黄袍怪变作人的样子去见国王,诬陷唐僧才是妖怪变的。

“咱这就让他现出原型……”话音未落被一个撑捶推出去七米五。

唐三藏扯下袈裟露出一身短打:“拍战狼那会儿我和志叔还特别研究过霍殿阁怎么打军犬呢!早就想练练手了,是狼是狗都一样!”

黄袍怪飞奔而去,这戏没法拍了TAT

【九】(我记得这是张大胡子版西游记的改编)

白鼠精深情款款:“前世让我不至饿死,今日是我报恩的时候了…”

唐三藏坐在摆满了斋菜的桌边,两颊鼓鼓的像只小仓鼠:“女施主心怀慈悲,赐这一餐斋饭与我,也算还了前世的因果。只是贫僧的三位徒儿,望女施主行个方便,让他们吃顿饱饭。”

白鼠精扁着嘴打开洞门,对着等了许久快睡着的三个徒弟说:“唐长老让你们进去和他一起用午饭。”心里默默嘀咕:都说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,怎么好像没有用啊?

想归想,临别还给师徒一行准备了一大包干粮。

【十】

车迟国虎力大仙:“和尚,你可敢与我上擂台较量?”

唐三藏一跃跳上擂台,脱下袈裟露出一身武僧装束:“贫僧法名玄奘,师从少林寺高僧法明。施主莫要口出狂言,咱们擂台上见真章!”

此言一出,一片哗然。 虎力:“这不科学!说好的金山寺得道高僧呢?换成少林的我还打个球?!

【十一】

说时迟,那时快,虎力大仙被唐三藏一脚踢出七米五,贴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。

鹿力大仙连忙上台救场:“我们要文斗不要武斗,你敢不敢与我再比试一番?”

唐三藏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。打一架能决定的事情为什么要多费唇舌呢?”

台下的三个徒弟:“师父说的都对!”

【十二】

虎力大仙:我们比求雨!

唐三藏偏着头望向白龙马:小白?

鹿力大仙:我们比召雷!

唐三藏对着天空挥手:大哥!好久不见!

二郎神缓缓降下:兄弟,还当你忘了大哥呢,咱们叙叙旧?

羊力大仙:我们比挖心、割头、下油锅!

唐三藏:阿弥陀佛,出家人见不得血腥。

三妖怪:骗鬼阿你!

【十三】

二郎神看着面前跪了一地的妖怪们:兄弟,当初我说陪你去西天取经,你偏不要,若是我在,这些小妖怪哪敢放肆?

唐三藏凑到他耳边小声说:如果你在,我的三个徒弟哪有用武之地嘛!

二郎神撇了一眼跟在他们身后挑着担牵着马垂头丧气的仨徒弟:现在他们也没有用“武”之地阿。

【十四】

唐三藏,性别男,职业武僧,毕业于嵩山少林寺,擅长:刀枪剑棍,七星拳,九节鞭等。血多防厚,攻击力强,脱掉装备袈裟敏捷增加30%。当三个徒弟在场,血条仅剩一半时触发无双技:精忠报国or你来不来。音波所及范围内所有人血槽瞬间清零,打回复活点。伤人一千损己方八百,谨慎使用。

也许……TBC

【倩女幽魂/花姑子overcross】骨女(第十章)

上周赶制老板需要的网页,所以一直没有更新,抱歉各位!今天网页终审,终于有空上来更新了,接下来希望我能把之前欠的快点补回来。


稍微冷静下来一点,阿刀指着诸葛流云:我见过你!刚才……也不是刚才,还是我小时候?可你怎么一点儿都没变?

流云望着陶醉摊手。陶醉无奈的瞥了他一眼,接过话茬解释道:“昨晚流云使用入梦之法,进入妖怪编造的梦境把你的魂魄带出来。梦境与幻境不同,却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情景,一直封存在你的记忆里。你站在梦中所见,都是来源于你的过去,除了他。”陶醉伸手示意流云的方向,又将目光转回阿刀身上:“这么说,你能明白了吗?”

阿刀点点头,噗通一声跪下对着陶醉和流云就磕头: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两位恩人请受我三拜。

“别别别,快起来。”流云忙上前去扶。陶醉也托起阿刀另一只手臂:“不必言谢,请起。”

阿刀感激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:以后如果有什么能用的上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,让我干什么都行,真的。

流云刚想摇头,陶醉却在这时插话:“在下倒是真有事相询,可否将你被摄走魂魄前,也就是昏迷前的行动告诉我们。无论做过些什么,去了哪些地方,事无巨细,有助于我们找出真凶。”

好,让我想想……阿刀一口答应,他一边思考着,一边开始他的“讲述”……

此时的县衙,郭捕头正带着几个衙役走出府衙。“郭捕头带人到哪里去啊?”身后传来威严又不疾不徐的询问。

郭捕头等连忙转身行礼:“大人!”曹少钦身着官袍站在衙门大堂前,他几步走下台阶,立在郭捕头面前:“这么一大清早,行色匆匆是要去哪儿?”

“回大人话。昨日镇子西头打铁铺的小刀匠好像中了妖怪的邪法,诸葛小师傅说入夜后要施法救他,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。属下不放心,因此领人去看看。”郭捕头一礼后回答。

曹少钦眉头一皱,变了神色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为何当时没立刻向我禀报?”

“回大人的话,是昨日傍晚。”见县太爷有些怒气,郭捕头把头低的更低了,“因为事出紧急,一时来不及通知您,属下知罪。”

“罢了。”曹少钦袖子一甩,“此事我暂时不追究,我与你们同去,先原原本本的告诉我,昨天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是。”

去往铁匠铺的路上。“这么说,你们是在城外竹林附近找到诸葛小师傅的?”见郭捕头点头,曹少钦陷入沉思:他去竹林干什么呢?回想起流云当日与他说过的话:附近的山野精怪大多借此机会吸收日月精华修炼,妖气混在一起难以分辨。难道……那儿有什么吗?

铁匠铺子里,三人围坐在一起“讨论”案情。“施在那口水井上的咒已经被你破了,即使如此,也不能掉以轻心。”听完阿刀昏迷前的经历,陶醉思考片刻慢条斯理的开口,“看样子施咒媒介的地点对那妖怪没有限制,为保万全,镇上还要仔细排查一遍,每一个角落都可能是他的目标。”他拍了下一旁瞪着地上看了好久的流云:“怎么了?从刚才起就心不在焉的。”

流云扯出腰间小包里的黄布袋套在手腕上转,有些泄气的说:“原来我收集了在毛府找到的咒术媒介残渣,想借助这个袋上师公画的咒符和罗盘的灵力追踪妖怪的去向,可试了好几次怎么都不奏效。”他把头埋得更低,双手抱住脑袋:“看样子真是我法力不够,它们才不听我使唤的……”

陶醉面上闪过些许愧疚,他靠近些拍拍流云的肩:“别太着急了,欲速则不达。你昨晚消耗了太多法力,当务之急是好好休息,养精蓄锐……”他忽然抬头望向门外,“有人来了。我不方便见外人,你这可有藏身之处?”

有!阿刀领着他走到房间深处的右边墙侧,掀开布帘。这儿我放工具和没做好的刀具,一般不会有人进来,委屈您先在这儿呆一会儿。

陶醉前脚刚进去,阿刀才把帘子放下,郭捕头和一干衙役就踏入屋中,后面跟着曹县令。

“见过县太爷。”流云忙抱拳行礼。阿刀也上前几步,和他一样见过县令。

“阿刀你没事儿啊!”“太好了!昨天我们可担心了。”“现在觉得身体怎么样?”“有没有真的见到妖怪啊?”几个衙役围着他问长问短。阿刀略带腼腆的笑着,双手比划嗓子发出咕咕哝哝的声音。

“真是多谢诸葛小师傅!”郭捕头对着流云一揖到底,“这回又救了阿刀的命,您是我们镇上的大功臣啊!”

“不敢当不敢当。”流云连忙摆手,扶起他,“除魔卫道本来就是玄心正宗的职责,身为门下弟子当然责无旁贷。”

“那么小师傅是否已经将妖怪就地正法了呢?”曹少钦在一旁不咸不淡的接话道。

TBC

【杀破狼1/2】阿杰/囝仔小段子

这是当一个白衣杀手,遇见他的后辈黑衣杀手,互相交流感情(并没有)增进业务经验的小片段。

(一)

阿杰坐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擦匕首,囝仔席地而坐解下腰上的皮带把小刀插回去。


阿杰:早知道我也该多带几把匕首备用。

囝仔白了他一眼,拿手机打了几个字递过去,掀起衬衫下摆,腰上青红一片。阿杰低头看:打架的时候被刀硌的。

(二)

囝仔在手机里打字:你晚上打架戴墨镜能看得见?


阿杰无可奈何的扁扁嘴:宝哥觉得我一张娃娃脸没有气势,硬让我戴上的。

囝仔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,指着自己的眉骨。


唉!两人同时叹了口气。

(三)

阿杰:那天晚上我干掉了一个小警察。

囝仔点头。


阿杰:我片了他十几刀才把他弄死。

囝仔在手机上打字:我只捅了他一刀。

阿杰:那场戏我大概把小警察吓得不轻。

囝仔默默低头:那场戏小警察把我吓得不轻。

(四)小警察视角

阿乐: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个杀马特白衣杀手。

郭俊一: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个穿黑西装没有眉毛看上去很凶的杀手。

阿乐:他像片烤鸭似得在我身上砍了十几刀。

郭俊一:……这么说来他对我还挺好的只捅了我一刀?

阿乐:拍完这场戏他和我说他原来想手下留情的,揍得这么狠哪里留手了?

郭俊一:我和他说用多大力都没关系我都可以接受到……好像没我想象中那么疼?

(五)

阿杰:我除了替宝哥杀人好象没别的事情,想想还真有点无聊。

囝仔噼里啪啦的在手机上打了一堆:我还有其他很多事情做。日常保镖,陪老板去体检,给老板拿水杯,开车开门,运送货物(心脏)……

阿杰一把揽过囝仔:洪爷给你几人份的工资阿?

(六)

最后我和那个讨厌的警察男主角决斗,满脸是血的扑街了,你呢?阿杰用胳膊肘撞了下囝仔。


囝仔一脸生无可恋的拿着手机开始打字:我也被警察打败,手脚骨折但是没挂掉。

阿杰:这不挺好,下一部说不定还能逆袭。

听了阿杰的话囝仔更低落了:可我被拗成了北京奥运会会徽的造型



(七)

囝仔对阿杰一身杀马特非主流很不适应。你们都是这造型?他把打完字的手机递过去。

也不全是,我这是为了展示黑社会的酷炫!阿杰一脸自豪。你们那儿呢?

囝仔低头打字:我们都是统一西装三件套,老板的要求。

你就没有打算换身?比如白的?阿杰建议。

囝仔瞥了他一眼:你一定不洗衣服。

也许……TBC

【倩女幽魂/花姑子overcross】骨女(第九章)

“你……居然不知道入梦之法是什么?”诸葛流云懵懂的摇头,陶醉只得耐下性子和他解释,“简而言之就是你能进入他人的梦里,甚至改变和重建他人梦境的一种能力。这个人的魂魄应该是被困在妖怪所建的梦中,如果他的魂魄在梦境中被吞噬,他也会在现实中死去。”流云还是一脸不知所以的样子,陶醉垂下头叹气: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是何时学的这种道法?”

“我没学过啊!”流云撇撇嘴,见陶醉一脸不信的样子,忙补充,“真的,这个法术听上去就很高深,像我这种道法低的可怕的人,怎么可能学过嘛!你提起之前我都没听过。”

“这就更奇怪了。”陶醉皱眉,“手给我,我替你把脉。”

流云略有些迟疑的伸手。

陶醉正纳闷:入梦之法修习不易,修为和天赋缺一不可。就连素以天才著称的玄心正宗灵峰上人,而立之年过后才略有小成。诸葛流云年纪轻轻道法低微,即使是灵峰上人的亲授徒孙,知晓入梦之法的关窍,以他的道行而言也无法运用。可昨晚他仅凭自己的力量居然成功的进入妖怪编织的梦境,更离奇的是,据他所言,没有人传授过他入梦之法。陶醉一边把脉一边观察流云的举动,他心思单纯,心里想什么就会立刻表露出来,此刻神态真诚不似有意诓骗,而且他没有说谎的理由。这就更奇怪了,陶醉暗暗疑惑:难道这小道童当真是天赋异禀,有天生擅长修习入梦之法?如果真是这样,灵峰上人怎么对此毫无察觉?又或是故意不传他此术?

流云悄悄打量着陶醉的脸色,见他眉头紧锁:难道是那个什么入梦之法给我造成了什么不良影响?“陶兄。”他用另一只手在陶醉眼前晃了晃,“有什么问题么?”

陶醉这才回过神来。“没事。”他放下替流云把脉的手,严厉告诫他,“这次是你运气好,没被妖气所伤。下次切记不可在无旁人加护的情况下使用入梦之法,否则后果难以预料。”

流云忙点头,心里嘀咕:我都不知道是怎么使出的这一招,还怎么用第二次?“哎?你怎么想到要来找我的?”

陶醉略低下头,长叹一声:“是昨晚小英姑娘告诉我的……”

昨天半夜,陶醉在竹林里专心打坐。突然听见毛小英的声音:“陶公子,陶公子?”他四处张望,仔细辨别了声音的源头,从袖中掏出照心灵符:“小英姑娘?”

“陶公子。”那头的声音显然放轻松了些,“我还担心这符不灵,你听不到该怎么办呢。”

流云怎么把照心灵符也给她了?陶醉腹诽着,却是不动声色:“有什么事么?”

“我知道现在这个时间不该打扰你的,可是有件事我越想越不放心……”小英吞吞吐吐的,不知该从何开口。

明知道对方看不见,陶醉唇边还是挂起了浅浅的微笑:“小英姑娘有话但说无妨,没关系的。”

毛小英把流云摆阵替小刀匠招魂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陶醉。“我知道,陶公子有自己的事恐怕分身乏术,可是,我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帮上流云兄。”小英语气带着些许焦急,“你能不能去城西头的打铁铺看看情况,万一真出了什么事……我已经不想再看到周围的人无谓丧命了……”断断续续的言语中漏出几声低泣。

真是胡来!就他那点道行对付骨女尚且勉强,在无人护法时还试图招魂,不要命了?陶醉一时不知该夸他胆识过人还是该骂他不知轻重,只得安慰小英:“放心吧,我这就去。明早等我的消息。”

“陶公子也请小心。我静候佳音。”结束了和毛小英的谈话,陶醉立刻赶往打铁铺,这才来得及硬闯入梦境,帮流云和小刀匠的魂魄脱困。

“……我就觉得你对毛姑娘不一般吧!她才几句话,就说动你来帮忙了。”陶醉扶额,这家伙说话的重点呢?“你有提过要我相助吗?”“这……”流云愣了。“你若提了,我自不会袖手旁观。”陶醉神情越发变得严肃,流云扁扁嘴低下头不再说话。

一直躺在地上的小刀匠咳嗽两声,悠悠转醒。刚睁开眼就看到面前两个陌生人,显然吓了一跳,爬起来就往门边退。

两人一言不发的僵局被打破了。“你醒啦。别怕。”流云忙对他摆手,“我叫诸葛流云,他是陶醉,你先前被妖怪的咒术困住魂魄,是我们救你的。”

阿刀指着流云发出一串叽叽咕咕的声音,流云和陶醉茫然的互相望望,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。还是陶醉灵光一现:“你的照心灵符呢?”“对哦。”流云从腰包里翻出一个照心灵符,塞在阿刀的手里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你们……哎?我怎么能听到自己的声音?这回换阿刀摸不着头脑了。

阿刀的声音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,略低的声线有些腼腆。流云微笑着指着自己和陶醉手中的符:这下我们可以谈谈了吧?

TBC


自制 正片还没构思好,做个恶搞的练练手。完全没有调色,脑洞开到哪里是哪里。包含CP:杰莎、叔侄、猜晋、刀警,天雷滚滚恶搞慎入。

终于等到杀破狼2出清晰资源了,杀手小哥帅我一脸啊!发布会和采访张驰小哥萌萌哒,和狂拽酷炫的杀手简直判若两人。(论眉毛和发型对人的重要性!)由于出场时间有限,又全是打戏,《杀手》不算是快节奏的节点比较难掐,只做了半首歌。一晚上赶出来的成品,希望有人能喜欢。

补一个B站地址,喜爱刀仔的可以去那边加弹幕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739083/

【倩女幽魂/花姑子overcross】骨女(第八章)

诸葛流云拿到郭捕头和衙役们买来的香烛,在屋子的正南和正北分别布了两个八卦阵。又一次经过小刀匠身边时,他蹲下来把他的身体摆成正面平躺在地上的姿势,摸了摸他的脉搏,脉象虽然微弱却还算平稳。流云此时才仔细观察他的长相,略黑的皮肤,身材结实健硕,五官端正英武……看这面相应该命挺硬的,希望这次他能挺住,顺利把失去的魂魄找回来吧。咦?流云细看发现他右边眉毛中间缺了一块,似乎是一道从上斜着向下的伤疤穿过眉骨。看这伤痕有些年头了,多不巧才会伤到眼睛周围啊?流云暗暗纳闷。

黄昏来临,流云围着屋子转了几圈,一边深呼吸一边自言自语:“加油!诸葛流云!你可是玄心正宗灵峰山人座下首席亲授徒孙,现任宗主燕赤霞的关门弟子!一定可以的!拿出自信来!”其实他心里实在是一点谱也没有,就他目前的道力而言,发动两个八卦阵已属勉强,要把魂魄牵引回小刀匠的身体里更是难上加难。可如果他什么都不做,过了今夜阿刀的性命必然不保。他回到屋里点燃八卦阵,一屁股坐在小刀匠的东面,盘起双腿念念有词:“哥们儿,争点气!我能做的我都做了,接下来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。”他闭眼入定,诵起玄心正宗的招魂咒。

……周围静的可怕,一时间流云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和诵经声。不知过了多久,隐约听到屋外传来女人的哭喊,还有兵器相碰的声音。他睁眼一看,屋外透出光亮。已经早上了吗?流云正疑惑,却发觉原本应该躺在自己面前的小刀匠不见踪影。人呢?去哪儿了?他四处张望也没看见小刀匠的人影,于是推开门走出屋子。

街上一片萧瑟狼藉,房屋倾斜倒塌,火星散落,流云顿时愣住了。他前后张望,没错,虽然有些细微的变化,水井、房屋的大概位置都不曾改变,确实还是南郭镇是打铁铺门前的那条街。莫不是,我进了幻境?

流云正疑惑,远处又传来女人的惨叫,他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,跑到巷子的尽头,只见两名手持钢刀的土匪步步逼近一名抱着孩子的少妇,一个土匪的钢刀上还占着血迹。不远处躺着一具成年男子的尸体,鲜血已然浸湿了他身下的土地。

“住手!”流云刚想上前阻拦,却发现自己伸出去的手是半透明的,他大叫几声,面前的人好像没有听到他的声音。他这下才恍然大悟,我也许进入了过去某个时间的南郭镇,看到的是以前发生过的事。

那两个土匪一步步靠近少妇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。其中一个拎着孩子的衣服把他从少妇的怀里提起来,不怀好意的看着。“你们把儿子还给我!”少妇拼命扑上前去,却被旁边一个一脚踹开:“去你的!”

那土匪随手一扔,正在啼哭的孩子被甩出去,落地时脑门磕在一块石头上,顿时没了声响。“这小娘儿们长得还不错,先让哥两个玩玩?”“你要是伺候的好了,大爷一高兴就把你留在寨子里了,免得被卖到其他穷乡僻壤受罪,怎么样?”少妇开始是流着泪摇头后退,直到背后抵着墙退无可退,她面上闪过一丝决绝,望向远处丈夫和儿子的尸体,又将目光移向面前穷凶极恶的土匪。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一句喊罢她毅然决然扑向面前的钢刀,鲜血飞溅。

“什么都没捞着不说,还搞的一身血。”“真晦气。”一人嫌弃的看看自己一身的血,另一个踢了踢少妇的尸体,两人大摇大摆的走出小巷。

目睹了一起惨案,自己就在一旁却无能为力,流云内心满是悲伤和愤恨。他对着那三人的尸体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,念咒超度他们。“无上太乙度厄天尊。愿得超脱,前往东方极乐世界。”他拜完,却见那孩子动了动,抬起头来,一道深深的伤口落在他的右侧眉骨上,往外流着血。

“你难道是……阿刀?”意外的收获让流云又惊又喜,他伸出手去,却只能眼见自己的手穿过小阿刀的身体。

“既然被你识破了,我势必不能放你回去,留在这里吧,小道士。”身后突然传来飘渺的女声,流云猛回头,只见一团白色的雾气缓缓朝他靠近。

“天地无极,玄心正法!”流云忙拿出黄符,电光闪过,可只阻止了白雾片刻。他又抽出身后的铜棍贴上符纸刺过去,棍风扫过的地方雾气很快又合上了。

正在流云束手无策之时,一把带着青色电光的剑飞来,所过之处驱散了烟雾。“带着那个人的魂魄,赶紧出来。”空中传来清冷的男声。

“陶兄!”流云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,也露出了笑容,他一手握住剑柄,一手抱起那孩子。奇怪,我现在怎么能碰到东西了?还未等他细究原因,剑带着他和孩子一起消失了。

……流云睁开眼,他已经回到了打铁铺,霞光隐约通过窗户纸透进屋里。八卦阵的烛火还没有熄,小刀匠安稳的躺在他面前,陶醉蹲在一边正拉着他的手把脉。见流云醒了,陶醉放下阿刀的手:“他没事,魂魄已经全部回到体内了,过不了多久应该就会醒。倒是你,”他上下打量,“有没有感觉异常?”

“没有啊!”流云摊手,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,蒙的被陶醉用笛子敲了一下头,“你打我干什么?”他气鼓鼓的喊。

“你的道法原本就差,一面维持两个八卦阵,还一面使用入梦之法寻找他人的魂魄,差一点你就回不来了知道吗?”陶醉眉宇间隐含怒气。

“什么入梦之法?”流云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TBC

【杀破狼2衍生】当他们都有朋友圈(再续)

授权和第一部分看这里

第二部分看这里

灵感来源于一个网上的游戏,依然是每个小段子分别独立。还有一些京哥、晋哥电影的衍生neta。以及这次杀手小哥的戏份有加重。

【一】

陈志杰发布:这是一个游戏,给我点赞的人我会用歌名来形容我对你的印象。收到别人的回答之后也要在朋友圈发布这个游戏,看看能不能玩下去。

陈国华、郭俊一、大口、阿猜、莎、阿光、洪文刚、洪文标、高晋、杀手小哥、阿杰、骆天虹点赞

陈志杰回复陈国华:听妈妈的话

陈志杰回复郭俊一:甜甜的

陈志杰回复大口:自己人

陈志杰回复阿猜:The Reluctant Heroes

陈志杰回复莎:You raise me up

陈志杰回复阿光:Mr.Raindrop

陈志杰回复洪文刚:白天不懂夜的黑

洪文刚回复陈志杰:你对我健康的肤色有意见?

陈志杰回复洪文刚:首先,你要有健康……

陈志杰回复洪文标:人质

陈志杰回复高晋:你好毒

高晋回复陈志杰:╭(╯^╰)╮

陈志杰回复杀手小哥:君は仆に似ている(你与我相似)

陈志杰回复阿杰:杀马特遇见洗剪吹

陈志杰回复骆天虹:杀马特遇见洗剪吹+1

郭俊一回复陈志杰:= =||| 今天下午杀破狼1剧组和夺帅剧组的部分成员来警察局门口示威,理由是:不尊重黑道人士的审美观

大口回复陈志杰:一条朋友圈引发的血案,现在陈sir还在调解中

【二】

杀手小哥发布:这是一个游戏,给我点赞的人我会用歌名来形容我对你的印象。收到别人的回答之后也要在朋友圈发布这个游戏,看看能不能玩下去。

洪文刚、洪文标、高晋、郭俊一、阿杰点赞

洪文刚:阿囝平时还听歌?

杀手小哥回复洪文刚:向天再借五百年

杀手小哥回复洪文标:至少还有你(的心脏)

杀手小哥回复高晋:王妃

高晋回复杀手小哥:阿囝你平时都听些什么乱七八糟的?

杀手小哥回复郭俊一:开不了口

杀手小哥回复阿杰:长大后我就成了你

阿杰回复杀手小哥:记住!下次一定要用长兵器!

杀手小哥回复阿杰:TAT 是

张亦回复阿杰:有时候拿了长兵器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,比如我

【三】

高晋发布了这是一个游戏,给我点赞的人我会用歌名来形容我对你的印象。收到别人的回答之后也要在朋友圈发布这个游戏,看看能不能玩下去。

洪文刚、洪文标、杀手小哥、阿猜、白猿马三点赞

高晋回复洪文刚:你最重要

高晋回复洪文标:生命的意义(在于心脏)

高晋回复杀手小哥:黑暗骑士

高晋回复阿猜:背叛

高晋回复白猿马三:再回首

【四】

郭俊一发布:这是一个游戏,给我点赞的人我会用歌名来形容我对你的印象。收到别人的回答之后也要在朋友圈发布这个游戏,看看能不能玩下去。

陈国华、大口、杀手小哥、陈志杰点赞

郭俊一回复陈国华:红日

郭俊一回复陈志杰:真英雄

郭俊一回复大口:我的好兄弟

郭俊一回复杀手小哥:听不到

【五】

洪文标发布:这是一个游戏,给我点赞的人我会用歌名来形容我对你的印象。收到别人的回答之后也要在朋友圈发布这个游戏,看看能不能玩下去。(虽然我已经被几个人的答案深深打击了……)

洪文刚、高晋、杀手小哥点赞。

洪文标回复洪文刚:怒放的生命

洪文刚回复洪文标:弟弟,你对音乐的审美观有待提高

洪文标回复高晋:狐狸精

洪文标回复高晋:刚才那个是我老婆拿了我的手机发的,实在是对不起啊阿晋!

高晋回复洪文标:看在洪先生的面子上,我!不!生!气!

杀手小哥回复洪文标:实况播报,晋哥把手机壳捏裂了

洪文标回复杀手小哥:杀手

杀手小哥回复洪文标:(^∀^)

【六】

莎发布:这是一个游戏,给我点赞的人我会用歌名来形容我对你的印象。收到别人的回答之后也要在朋友圈发布这个游戏,看看能不能玩下去。

陈志杰、阿猜、阿光点赞

莎回复陈志杰:Hero

莎回复阿猜:You are not alone

莎回复阿光:I believe i can fly

也许……TBC

【倩女幽魂/花姑子overcross】骨女(第七章)

诸葛流云轻拽了下毛小英的袖子,小英心领神会。“陶公子,我弄不明白。”她清澈的目光带着些许疑惑,“南郭镇上那么多人,你为何选择救我呢?”

“我……”陶醉扭过头,双唇紧抿。

“没有冒犯您的意思。”小英见他不悦,连忙解释道:“既然知道是妖怪作祟,陶公子法力高强,能否发发慈悲,多帮帮镇上的百姓……”

“对不起。”陶醉举起一只手,打住她的话,“有些事,我管不了。”他仰天长叹,语中充满无奈。

小英柳眉微皱:“为什么?为什么管不了呢?”

流云眼见气氛不对,忙上前打圆场:“小英,陶兄只有一个人,道法再高也是有限的,如何护得一个城镇的周全?他也有自己的难处。”

小英垂下眼帘:“对不起啊陶公子,刚才我说话莽撞了。”

陶醉摇头,依然是一派平和淡然:“小英姑娘心直口快,而且事实如此,又何必道歉呢?”

“你不生我的气吗?”小英怯生生的抬起眼望向陶醉。

陶醉微笑着,笑容里夹杂着一丝苦涩:“我不会生你的气。”永远不会……

流云耳朵灵,隐约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,还有人在喊他和小英的名字。“陶兄。”他和陶醉交换了一个眼神,陶醉点头。流云拉过小英,向陶醉一礼:“我听到有人在叫我们,我们今天就此告辞,改日再来。”

“好。”陶醉抱拳回礼。

“陶公子他……”小英还想说些什么,流云又拉了拉她:“走吧,陶兄不喜外人扰他清修,别让人找到竹林里来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小英依依不舍的注视着陶醉,和他告别,“陶公子,后会有期。”

“二位,后会有期。”陶醉目视流云拖着一步一回头的小英离开竹林。当初,自己转身而去,扔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;如今,终于轮到我望着她离开的背影……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!陶醉不由感慨。

流云和小英刚走出竹林没几步,就瞧见县衙的郭捕头带着几个衙役找他们。“小师傅,终于找到你了!”郭捕头一见他们就立刻迎上来,“出事儿了!好像又有人中了妖怪的邪法。”

“快带我去看看。”流云小英忙跟着他回城。临走前,郭捕头略有些奇怪的撇了一眼他们刚走来的方向。除了竹林什么都没有啊,小师傅他们去那干什么?

镇子西头有个打铁铺,只此一家帮人打些刀具。老刀匠去世四五年了,小刀匠是捡来的孤儿,能听得见声音但从小不会开口说话,邻居都喊他阿刀。几天前捕头把县衙的武器送去修理,今天来取时怎么也敲不开铺子的门。硬把门撞开才发现阿刀倒在地上,还有气却叫不醒他。郭捕头马上就联想到会不会又是妖怪搞的鬼,忙去城外找流云帮忙。

流云仔细检查了小刀匠的状况,又查看了铁匠铺的四周,在水井旁结印作法:“天地无极,玄心正法。”一道金光闪过,在空中缓缓燃烧。流云从掉落的灰烬中拣出女人的指甲,心下了然,他把这些收好,转而对一直忧心忡忡的郭捕头、衙役、居民们和小英解释:“这确实是妖怪所为,原想摄走小刀匠的魂魄。没想到铁匠铺阳气旺,她未能立刻得手,阿刀的魂魄在他体内还留有一半。现在我已破了咒,今晚要摆阵作法,若是能把另一半魂魄引回来,他就有救。”

流云写下必须物品交给郭捕头和衙役采办,又劝邻居们离开。“哎?你怎么还不走?”他在铺子里又兜了一圈,才发现小英还站在门口没动。

“流云兄,我能留下来帮你的忙吗?”小英满脸恳切,“我也想早点抓到妖怪,好让我的哥哥们早日安息。”

“不行。”流云的表情有点垮了下来,对她做了个鬼脸,“这是我第一次尝试招魂,万一不成功可不是闹着玩的。再说要是妖怪今晚来了呢?我也许自顾不暇,别提保护你了。”

小英思索片刻:“那我去叫陶公子来帮你?”

“不用了,我是谁?我可是玄心正宗灵峰山人座下首席亲授徒孙,现任宗主燕赤霞的关门弟子。一般妖怪不能拿我怎么样。 ”流云微笑安慰她,“再说陶兄也有自己的事……对了,这个你拿着。”他又掏出一个照心灵符,套在小英手指上:“你戴在手上,这个灵符我和陶兄各有一个。如果遇到什么危险,你就默念我们其中一人的名字,再把事情告诉我们。不管相隔多远,都能听到的。”

“流云兄,万事小心。”毛小英见自己留下也没什么用,收下灵符之后听流云的话离开。

TBC